武术散打走向世界的关键因素,在于能否高扬起民族风格和武术特色。 而究竟怎样才能高扬起民族风格和武术特色呢,这个大课题值得人们认真地思考。

武术传统技击同现代对抗性竞技(诸如散打、太极推手),是不同的历史阶段、不同的社会发展需要所产生的两种异同并存的实用武术表现形式。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要求现代对抗性竞技完全等同于传统技击术。那样,不仅在理论上是错误的,而且在实践中也是根本行不通的。但是,武术现代对抗性竞技既然从内容到形式都脱胎于武术传统技击,那么它的身上就不能不渗透出传统技击术的基本风貌和要素。同时,武术现代对抗性竞技最终能否 被国际体坛所接受,主要取决于其能否鲜明地活脱出绚丽独特的民族风格, 能否高扬起浓郁的真正的武术特色。这就自然而然地要求我们在开展武术对 抗性竞技项目时,始终注重把打出民族风格和武术特色放在最显著的位置上。 而要真正做到这一点,首先必须对武术传统技击的基本概念有准确的理解,对运用到现代对抗性竞技项目中的技法属不属于武术的范畴有准确的界定。 综观当前开展的散打和太极推手两项武术对抗性竞技,应当看到,散打和太 极推手中运用传统技击的内容存在着不尽准确之处,一些带有根本性的概念 还没有得到符合实际的解释,这就难免会导致在实际运用中偏离打出民族风 格和武术特色的初衷,这或许就是影响和妨碍散打、太极推手形成民族风格 与武术特色的重要原因。下面试图通过散打所蕴涵的“跌”与“摔”这两个基本概念的辨析,来进行实际论证。

经过多年的散打实践,武术散打似乎形成了一种“拳打脚踢加快摔”的 基本厢局。踢、打、摔结合的技法被认为是突出民族风格,渲染武术特色的显著标志。然而,在仔细考察研究传统技击的有关内容后,我们不得不指出: 摔,并不确切属于武术技击的内容。一些人口头上常讲的武术基本实用技法 “踢打摔拿”,其实应当是踢打摔拿。“跌” “摔” 一字之差,影响了散打民族 风格和武术特色的高扬。戚继光在他的经典著作《纪效新书》中,广泛地介 绍了武术的流派和技击术,准确地揭示了 “跌”与“摔”是两个不同的概 念,属于武术技击的是“跌”而非其他。书中明明白白地写道:“山东李半天 之腿,鹰爪王之拿,千跌张之跌,张伯敬之打”《拳经捷要篇》,而压根儿没有提及“摔”字。那么,有没有可能戚继光把摔随意写成跌呢?让我们从戚氏“择其拳之善者三十二势”中涉及跌的技法,来加以实际辨证。

此三十二势中,蓄有跌法应用的有六势,它们是:①下插势;②伏虎势; ③神拳势;④当头炮势;⑤顺鸾肘势;⑥旗鼓势。戚继光分别是这样解析跌的实际应用法则和作用的。

下插势专降快腿,得进步搅靠无别。钩脚锁臂不容离,上惊下取一跌。

下插势的实际用法显然是先以手法拦破对方来腿,随之反守为攻,钩脚锁臂,进步搅靠、上惊下取,但绝不同对方撕抱,而是凭借手法腿法的组合动作,将对方“跌”出。伏虎势侧身弄腿,但来凑我前撑。看他立站不稳,后扫一跌分明。

伏虎势的实际用法显然是主要借重腿法,先是侧身弄腿,接着以撑撞令 对方顾此失彼,立站不稳,然后再骤发后扫膛腿将对方扫倒(“跌”个分 明)。

神拳势当面插下,进步火焰攒心。遇巧就孳就跌,举手不得留情。神拳势的实际用法显然是“跌拿结合”,讲究快拳疾拿。先以“出拳好似火烧身”的快拳冲击对方心窝,意在突破对方防线,同时迅速捕捉时机巧拿对方。一旦巧拿成功,则凭借拿势将对方“跌”出。当头袍势冲人怕,进步虎直掉两拳。他退闪我又颠踹,不跌倒他也茫然。

当头炮势的实际用法显然是注重拳腿的连贯使用。先是以当头磴造成直 捣中路的声势,随之两拳连环,左右冲击。一旦对方招架不住,慌乱退闪, 则乘机起侧踹腿将对方踹出(“跌”出)。顺鸾肘靠身搬打,滚快他难遮挡。复外绞刷回拴肚,搭一跌谁敢争前。

顺鸾肘势的实际用法别出蹊径,是一种典型的贴近滚打与搭肚跌人的混合战术,先是用靠身、搬打、滚快,一连串的拳打肘攻叫对方难以遮拦,一 旦有机可乘,再翻肘搅劈,将对方“跌”出。

旗鼓势左右压进,近他手横劈双行。绞靠跌人人识得,虎抱头要躲无门。旗鼓势的实际用法活脱出了 “跌”的另一层内涵和另一种作用。它是一 种先以双手左右出击,直冲横劈,内中似隐似露跌法,以造成对方错觉。当 对方全力对付跌法时,则又将“绞靠跌”作为佯攻手段,以掩护最终的最凌 厉的打击意图——双手夹击重创对方头部。

粗略分析一下上述六种跌法,我们不难获得这样的启迪:武术技击中的跌法,不论是滚跌、勾跌、打跌、拿跌、绞靠跌、搭肚跌哪一法,无一不是 “采用勾、挑、抱、提、缠、锁、推、绊等手足配台的方法将对手颠翻” 《中国武术大辞典》。至于那种以跌法为辅助手段,旨在掩护、配合更加有效的打击手段的实施运用也不乏见(譬如“旗鼓势”)。那种为摔而摔,既以摔为手段,又以摔为目的的摔法应用,在《拳经捷要篇》中找不见踪影。由此可见,戚继光把“跌”和“摔”是区分得很清楚的。在武术技法中,他准确地选择了 “跌”作为“踢打跌拿”整套技击术的有机组成部分,不存在将跌、摔二字混写通用的问题。

其实,跌、摔二字各自的字义概念本是清清楚楚的。权威工具书《辞源》 解释跌字的含义是“踢也”,“《淮南子》有毒者螫,有跳者跌”,“颠蹶也, 仆也”,“《汉书》跌而不振”。解释摔字的含义为“弃于地也”。这就很明显跌、摔二字的本身含义也全然是两个概念,自古到今,都不应混淆。跌法作为武术技法之一类,始自先秦。“近现代跌法多与打、拿结合,主要有抱桩跌、擒手跌、缠膝跌、推绊跌、撞靠跌、挂塌跌、舍身跌”等《中国武术大辞典》。摔法则沿袭于“角抵”之技,“现代武术中的摔法与中国式摔跤类同,并融进了一些跌仆技巧”《中国武术大辞典》。当然,“跌法与角抵的发展相互联系,其中有扑、摔动作”《中国武术大辞典》。看不到跌 与摔的相互联系,不承认二者的某些共同点,不准确不全面的。可是这种联系、共同点,只是整个概念中局部性的东西;其没有也不可能形成 “跌”与“摔”整体概念上的一致。“摔”整体概念的不同是非常明显的。其一,“跌”是武术技击术之一,“摔”则是独立于武术技击术之外的另一类技法。其二,“跌”是以踢为主,融合多种技击手段,身体各个部位的功能,以击(并非单纯的“跌”)倒对方为目的。“摔”则是以摔为 主,限制身体某些部位的应用,完全以摔倒对方为目的。其三,“跌”既可以 是主要攻击手段,也可以是辅助攻击手段,即以跌法掩护其他攻击手段。 “摔”则是在任何时候均致力于摔倒对方,不具备辅助掩护其他攻击手段的功 能。其四,“跌”具体应用时,决不与对方撕掳缠抱、顶劲较力,而“摔” 则不可避免地会出现双方撕掳缠抱、顶劲较力的现象。其五,“跌”可以行施 战术性主动倒地,运用腿法、拳法后发制人。而“摔”虽然也可以主动倒地, 但在任何情况下都不允许采用腿法、拳法攻击对方。其六,“跌”的战术组合 动作极为丰富,武术特色十分浓郁。而“摔”则相对“跌”而言战术组合动 作比较简单,摔跤特点相对突出。弄清了跌与摔的差异,明确了跌的概念, 我们在构筑现代散打形象时,难道不应该浓墨重彩地勾勒出“跌”的模样来 么?毋庸置疑,跌在整个散打搏击中同踢、打(“拿”不准在散打比赛中使 用,可以舍去“跌拿结合”这一部分)融为一体,是克制敌胜总体手段中的 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加之跌本身就包括多种武术内容,拥有不少足以高扬民 族特色的技法,一旦在散打中找到自己的位置,不仅能够显示出远比摔法更 多的优越性,而且能够大大丰富散打的技术手段,为散打赢来鲜明的民族风 格。长期以来散打孜孜以求的武术化、民族化,有可能在这里取得突破性的进展。

当前散打中流行的(而且是被基本肯定的)摔法,尽管也强调必须有别于摔跤,实际运用时,教练员、运动员也努力在“快”及“打摔结合”方面下工夫,并且摔出了一些漂亮的动作,但是,由于在指导思想上未能根本分清摔与跌的区别,往往只是局限于在摔的范畴和创新,而绝少将视野投向跌的领域。在挖掘、继承、改造跌的技法方面,没有花费大力气,自然很难豁透出武术风格和特色。因此从本质上界定,这种摔法仍然与武术课题中应有之义的跌难以相提并论,严格地讲,不怎么适宜归属武术技法的范畴。

我们在理论上作如是分析,而实践又是怎样呢?近年来的散打实践恰恰 证明了目前普遍采用的摔法已经暴露出了明显的不足,提示我们改弦更张,去潜心探求“跌”的奥秘。当前流行的摔法,已影响到散打技术的深化和拓展,至少有三方面的不足:一是与跌法相比,摔法(哪怕是名其曰“快摔法”)的武术内涵甚少,实际运用中显示武术特色的作用甚微。君不见,当前选拔运动员时很注重的一个前提即是看其会不会摔跤。这实际上就是把本不属于技击的摔跤技术纳入武术散打的技术序列了,这怎么能不影响散打的武术化呀!二是与国际间存在的多种摔跤术相比,其根本差异不大,容易为外国选手所掌握和适应。不仅谈不上大力弘扬武术风格,而且弄不好最终会被 外国选手利用其身体条件的优势,反成为威胁我们的法宝。这一点,在国际 散打比赛中已经露出了端倪。1991年北京国际武术擂台赛上,中国65公斤级名将杨建芳对意大利罗伯托波希的决赛,两人就是多次抱摔难分高下。直到临场结束,才取得微弱优势。这不啻是个警钟。三是这种摔法是建 立在“不准使用肘膝”的规则上的,离开了这条规则,摔法就失去了实施意 义。比如说散打比赛中使用最多、得分最高的“抱腰摔”和“抱腿摔”,一 旦对方使用肘膝,一记“立砸肘”便可轻易拊制“抱腰摔”,一记“侧顶膝” 同样能够轻易地破解“抱腿摔”。这种在实战交手中并无克敌制胜的关键威 力,只能在有利规则下的比赛中发威的摔法,虽然运动员依仗规则喜欢在当 下频频用之,但散打毕竟是实战对抗的再现,当人们发现在赛场上颇逞英雄 的东西实际上价值有限时,终究要倒胃口的。久而久之,摒弃这种摔法恐怕不可避免。而跌法则完全没有这些不足,它本身就是武术传统技击术的重要 内容,充满武术特色。跌法讲究手眼身法步、七拳十四处打法的综合应用, 与国际摔跤术大相径庭。掌握了摔跤术的外国运动员,不得武术的真谛,是 无法步入神似跌法的殿堂的。跌法既可以严格按照“不准使用肘膝”的规则, 放手使用,同对方放对格斗,也足以在实战搏击中克敌制胜,大显身手。既有技术性,又有实用性,能够广泛引起人们的兴趣。摔法的这些不足,跌法的这些优势,决定了它们在散打中的现时位置终究要发生变化。跌法取代摔法,这是散打进一步发展的应有趋势。现在摆在我们面前的任务是,迅速地 开展对跌法运用到散打中去的技术研究和实践。

浏览291次

    <<   上一篇   下一篇   >>     

发表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 牡丹园/花园路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
  • 首都体育学院校区(海淀区)

    查询地图 公交/驾车去这里